西邊的長詩

圖檔限發表11行~40行的詩作。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

版主: 袁丞修, 季閒, 冰夕, 阿武, 寧靜海, 劉曉頤, 曾美玲, 周忍星, 沐沐, 葉子鳥, 蘇家立, 邱逸華, 游鍫良, 卡夫

版面規則
一、請勿發表抄襲、盜用、模仿之詩文;所貼詩文之文責,由作者自行負責。
二、作品創作自由,任何形式及內容的詩作均可以,唯在本論壇發表時請選適合的版區。
三、評論自由,褒貶均可以,但請針對作品評論,若是負面的批評,請勿扯上作者人身,而作者不得拒絕作品被批評。
四、發表即認同作品留存本論壇,不得要求刪除,並同意由本社刊載於刊物中。
五、請用新式標點符號。《 》用於書名,〈 〉用於詩文題目。
六、本版(中短詩)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作品(不得由數首小詩組合),並限發表11~40行以內的詩作,或是10行內而總字數超過100字者,均符合本版作品規則。不符合者,請另選其他詩版發表
七、由於本版發表量大,回帖限在兩個月內所發表的作品,請勿翻找陳年舊作品回帖。

西邊的長詩

文章余學林 » 2008-04-28,5:02 pm

 

試追一年情詩─西邊的長詩

茅屋裡住著一個牛仔
與一條斑駁吊帶褲
兩把生鏽的槍在口袋裡
子彈在鉛色的時空中掉落著
晝夜他佇立門前,眼裡有
日月在半面藍色鐘錶的軌跡上遞換
牆邊有兩罐醃黃瓜
他們恐懼地抱在一起
桌上是一盤未完的賭局
彷彿尚未啟示的塔羅牌
死亡,其實死亡並不可怕
牛仔在睡前總是歌頌死亡
抱著消瘦卻沉重的吉他
迎合隨颶風劇烈旋轉的風車翼
月光明亮卻下著傾盆大雨
謎樣的生物從門縫下伸出手掌
散發著熔解中的硫磺
室內除了壁爐外還有兩條白光
一聲厭惡的低鳴
一群從約克敦撤退的英軍亡靈
牛仔得意地高聲大笑,砸毀吉他
並從牆邊佈滿歲月的玻璃罐中
取出一根哀號的醃黃瓜
他打開鼻下的仙人掌
清脆地折斷了死者的腰
如閃電擊中了RIP的字樣
他又拾起了消瘦的吉他
(破滅的終究重組):
 雨在太陽前消失
 甦醒同在那時
 白天是造訪的好日子
一隻土黃色的狗從沙漠回來
他們便入睡了
雨在太陽前消失
窗邊的床上有紅銅色的臉龐
不曾作戰過的他臉上有戰場的痕
想必曾經有運河在那裡長流
喉裡無比乾渴,他醒來
忘卻有悲傷的日子
他帶著土黃色的狗出門
破皮靴裡有鼠味爬出來
他們此時站在全世界唯一的麥田
此外盡是沙漠沙沙漠漠沙沙沙漠
昨夜所有月光的情感
都陷入大地龜裂的表皮
 「早安,牛仔。」
 「早安,土黃色的狗。
  今天還是老問題。我為何我。」
 「你為何你。我為何我。
  我非聖賢。也非鸚鵡。
  我不會站在你的肩上討好你。」
 「那就是你為何你。」
 「二氧化氮的色澤。
  大地今日照舊無情。」
牛仔對天鳴槍,綻開硝煙花
他知道腳下的幽冥深處住著
白堊紀與侏羅紀前後的生命
 一尊以戰姿死亡的騎士
 一朵被下了魔咒的石化玫瑰
 一隻回首的始祖鳥
 一隻長滿鋸齒的異特龍
 覆上沙的生命已逝
 地下有珊瑚花散發磷火指引
 吹過的風不該再提起
關於早餐,他們可以瞄準兔子
也可以抓起一隻鐵殼的蠍子
或忘卻有空虛的日子
最後他們打算烹煮
在洞窟裡網起的回聲並且放棄
 「別忘了你的歌。」
 雨在太陽前消失
 甦醒同在那時
 白天是造訪的好日子
刻意爬上了峭壁再下來
嘴饞而咬著荊棘
微笑的面具嘴角流著血
穿過麥田時從胃袋中取出檸檬
泡成Lemonade前掀開底牌
一個少女站在門口
無法忘卻悲傷的日子
狗舔著她的手
她舔著她的手
他舔著她的手
接著喝下了滿是凹陷的銅壺
牛仔把狗趕回了沙漠
他們作愛,並且親吻
少女聆聽著牛仔鳴槍
(他們不是為了作愛而作愛)
睡夢中她獻出了脖頸
他溫柔地挽住她絲綢般的髮絲
收割起所有叢生疑慮
他牽著她赤裸地走入黃昏
拾起那些苟延殘喘高舉起手
微風把他們吹入
金黃色的海洋

初稿 2008/02/15

分段版:

試追一年情詩─西邊的長詩

茅屋裡住著一個牛仔
與一條斑駁吊帶褲
兩把生鏽的槍在口袋裡
子彈在鉛色的時空中掉落著
晝夜他佇立門前,眼裡有
日月在半面藍色鐘錶的軌跡上遞換

牆邊有兩罐醃黃瓜
他們恐懼地抱在一起
桌上是一盤未完的賭局
彷彿尚未啟示的塔羅牌
死亡,其實死亡並不可怕
牛仔在睡前總是歌頌死亡
抱著消瘦卻沉重的吉他
迎合隨颶風劇烈旋轉的風車翼

月光明亮卻下著傾盆大雨
謎樣的生物從門縫下伸出手掌
散發著熔解中的硫磺
室內除了壁爐外還有兩條白光
一聲厭惡的低鳴
一群從約克敦撤退的英軍亡靈
牛仔得意地高聲大笑,砸毀吉他
並從牆邊佈滿歲月的玻璃罐中
取出一根哀號的醃黃瓜
他打開鼻下的仙人掌
清脆地折斷了死者的腰
如閃電擊中了RIP的字樣
他又拾起了消瘦的吉他

(破滅的終究重組):
 雨在太陽前消失
 甦醒同在那時
 白天是造訪的好日子
一隻土黃色的狗從沙漠回來
他們便入睡了
雨在太陽前消失
窗邊的床上有紅銅色的臉龐
不曾作戰過的他臉上有戰場的痕
想必曾經有運河在那裡長流
喉裡無比乾渴,他醒來
忘卻有悲傷的日子
他帶著土黃色的狗出門
破皮靴裡有鼠味爬出來
他們此時站在全世界唯一的麥田

此外盡是沙漠沙沙漠漠沙沙沙漠

昨夜所有月光的情感
都陷入大地龜裂的表皮
 「早安,牛仔。」
 「早安,土黃色的狗。
  今天還是老問題。我為何我。」
 「你為何你。我為何我。
  我非聖賢。也非鸚鵡。
  我不會站在你的肩上討好你。」
 「那就是你為何你。」
 「二氧化氮的色澤。
  大地今日照舊無情。」

牛仔對天鳴槍,綻開硝煙花
他知道腳下的幽冥深處住著
白堊紀與侏羅紀前後的生命
 一尊以戰姿死亡的騎士
 一朵被下了魔咒的石化玫瑰
 一隻回首的始祖鳥
 一隻長滿鋸齒的異特龍
 覆上沙的生命已逝
 地下有珊瑚花散發磷火指引
 吹過的風不該再提起

關於早餐,他們可以瞄準兔子
也可以抓起一隻鐵殼的蠍子
或忘卻有空虛的日子
最後他們打算烹煮
在洞窟裡網起的回聲並且放棄
 「別忘了你的歌。」
 雨在太陽前消失
 甦醒同在那時
 白天是造訪的好日子
刻意爬上了峭壁再下來
嘴饞而咬著荊棘
微笑的面具嘴角流著血
穿過麥田時從胃袋中取出檸檬
泡成Lemonade前掀開底牌

一個少女站在門口
無法忘卻悲傷的日子
狗舔著她的手
她舔著她的手
他舔著她的手
接著喝下了滿是凹陷的銅壺
牛仔把狗趕回了沙漠
他們作愛,並且親吻
少女聆聽著牛仔鳴槍
(他們不是為了作愛而作愛)
睡夢中她獻出了脖頸
他溫柔地挽住她絲綢般的髮絲
收割起所有叢生疑慮
他牽著她赤裸地走入黃昏
拾起那些苟延殘喘高舉起手
微風把他們吹入
金黃色的海洋
余學林
雙語詩版主
 
文章: 412
註冊時間: 2004-10-04,6:20 pm

Re: 西邊的長詩

文章博弈 » 2008-04-28,5:26 pm

 

是挺長的,讀著讀著就分心了(實言),依我看,詩還是要有適當的段落。
艾略特的荒原式詩風格不見得好。當然啦,如果使讀者累也是詩旨之一時, :)
配合下偶可採用。審美疲乏。他當時那麼個形式也有當時逆反傳統詩學的現代派考量。
今天,我們倒不一定要跟。這也只是我的觀察。
直言,參考。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頭像
博弈
卸任版主
 
文章: 5245
註冊時間: 2007-05-04,9:59 am

Re: 西邊的長詩

文章白頭翁 » 2008-04-29,6:22 am

 

我也是覺得
適度地分段落
可以讓讀者停下來思索
要不
那麼多畫面
腦容量亦腫脹

詩寫西部牛仔的生活
讓我讀到
小時候看西部牛仔電影的畫面

「兩把生鏽的槍在口袋裡
子彈在鉛色的時空中掉落著
晝夜他佇立門前,眼裡有
日月在半面藍色鐘錶的軌跡上遞換」

此段落寫得很傳神

問好
一路微風中我倆暢行草書
書字與子偕老

http://ching50.blog.163.com/
白頭翁
尊詩家
 
文章: 3286
註冊時間: 2006-11-30,8:17 pm
來自: 高雄市

Re: 西邊的長詩

文章余學林 » 2008-04-29,12:32 pm

 

感謝博弈、戀海版主的建議。學林總是很感謝並且珍惜每一篇給我作品的回應,這讓我知道自己的文字被讀了。以後若還有幸,敬請直言無妨。再次感謝並祝好。


學林謹上
余學林
雙語詩版主
 
文章: 412
註冊時間: 2004-10-04,6:20 pm

Re: 西邊的長詩

文章葉子鳥 » 2008-04-29,5:26 pm

 

Koala.Y 寫:試追一年情詩─西邊的長詩

茅屋裡住著一個牛仔
與一條斑駁吊帶褲
兩把生鏽的槍在口袋裡
子彈在鉛色的時空中掉落著
晝夜他佇立門前,眼裡有
日月在半面藍色鐘錶的軌跡上遞換

牆邊有兩罐醃黃瓜
他們恐懼地抱在一起
桌上是一盤未完的賭局
彷彿尚未啟示的塔羅牌
死亡,其實死亡並不可怕
牛仔在睡前總是歌頌死亡
抱著消瘦卻沉重的吉他
迎合隨颶風劇烈旋轉的風車翼

月光明亮卻下著傾盆大雨
謎樣的生物從門縫下伸出手掌
散發著熔解中的硫磺
室內除了壁爐外還有兩條白光
一聲厭惡的低鳴
一群從約克敦撤退的英軍亡靈
牛仔得意地高聲大笑,砸毀吉他
並從牆邊佈滿歲月的玻璃罐中
取出一根哀號的醃黃瓜
他打開鼻下的仙人掌
清脆地折斷了死者的腰
如閃電擊中了RIP的字樣
他又拾起了消瘦的吉他

(破滅的終究重組):
 雨在太陽前消失
 甦醒同在那時
 白天是造訪的好日子
一隻土黃色的狗從沙漠回來
他們便入睡了
雨在太陽前消失
窗邊的床上有紅銅色的臉龐
不曾作戰過的他臉上有戰場的痕
想必曾經有運河在那裡長流
喉裡無比乾渴,他醒來
忘卻有悲傷的日子
他帶著土黃色的狗出門
破皮靴裡有鼠味爬出來
他們此時站在全世界唯一的麥田

此外盡是沙漠沙沙漠漠沙沙沙漠

昨夜所有月光的情感
都陷入大地龜裂的表皮
 「早安,牛仔。」
 「早安,土黃色的狗。
  今天還是老問題。我為何我。」
 「你為何你。我為何我。
  我非聖賢。也非鸚鵡。
  我不會站在你的肩上討好你。」
 「那就是你為何你。」
 「二氧化氮的色澤。
  大地今日照舊無情。」

牛仔對天鳴槍,綻開硝煙花
他知道腳下的幽冥深處住著
白堊紀與侏羅紀前後的生命
 一尊以戰姿死亡的騎士
 一朵被下了魔咒的石化玫瑰
 一隻回首的始祖鳥
 一隻長滿鋸齒的異特龍
 覆上沙的生命已逝
 地下有珊瑚花散發磷火指引
 吹過的風不該再提起

關於早餐,他們可以瞄準兔子
也可以抓起一隻鐵殼的蠍子
或忘卻有空虛的日子
最後他們打算烹煮
在洞窟裡網起的回聲並且放棄
 「別忘了你的歌。」
 雨在太陽前消失
 甦醒同在那時
 白天是造訪的好日子
刻意爬上了峭壁再下來
嘴饞而咬著荊棘
微笑的面具嘴角流著血
穿過麥田時從胃袋中取出檸檬
泡成Lemonade前掀開底牌

一個少女站在門口
無法忘卻悲傷的日子
狗舔著她的手
她舔著她的手
他舔著她的手
接著喝下了滿是凹陷的銅壺
牛仔把狗趕回了沙漠
他們作愛,並且親吻
少女聆聽著牛仔鳴槍
(他們不是為了作愛而作愛)
睡夢中她獻出了脖頸
他溫柔地挽住她絲綢般的髮絲
收割起所有叢生疑慮
他牽著她赤裸地走入黃昏
拾起那些苟延殘喘高舉起手
微風把他們吹入
金黃色的海洋

初稿 2008/02/15


我試著將其分段
以便閱讀(希望Koala.Y別介意),喜歡最後一段
寫此不分段的長詩有幾種可能
1.聽音樂寫下的
2.看影片寫下的
3.字表達的躁鬱症,某些字句影像的纏繞
逼得自己非寫下不可

整首詩的氛圍是美國西部牛仔的調調
有種乾燥虛無之感
像是午后不小心按到hbo
就一路看下去
看完后連忙喝了一杯
可口可樂---啊!

葉子鳥試讀
葉子鳥
論壇站長
 
文章: 5806
註冊時間: 2004-04-09,7:16 pm

Re: 西邊的長詩

文章余學林 » 2008-05-01,7:13 pm

 

謝謝葉子鳥版主。第三種可能或許答對了一半,但是我個人又有哪些作品不是躁鬱症下的產物呢(假裝假想中)。

我在友人的推薦下讀了史帝芬金的《黑塔》,這是第一部讀完之後的產物,但是說穿了詩與小說實在也沒什麼關聯,除了一個「槍客」之外。

我在離開台灣前買了一本宮澤賢治的新編詩集,憑著70%的理解與30%的猜想閱讀,我多少也大概受他影響吧。

可惜吹吹不能自行修改內文,不然我就可以把葉子鳥版主的分段版貼上了。


學林謹上
余學林
雙語詩版主
 
文章: 412
註冊時間: 2004-10-04,6:20 pm

Re: 西邊的長詩

文章葉子鳥 » 2008-05-01,8:55 pm

 

To Koala.Y我可代勞重貼

----------------------------------------------------

長詩有時使人昏沉
長長的文章
厚厚的書
於今都使人望之卻步

所以短小輕薄的流行
新速簡易
以因應當今快節奏生活的步調

有時我也怕長
怕多
文章無論長短都各有其美與價值

這首長詩我耐(忍耐與耐心)讀再三
感到有種特殊的韻味
他談的是日常
談的是生死
談的是夢
談的是愛(或性愛)
百無聊賴的牛仔生活
似乎總有那麼點耐嚼的餘味
緩而遲的漫開來

推薦置頂

葉子鳥試讀
葉子鳥
論壇站長
 
文章: 5806
註冊時間: 2004-04-09,7:16 pm

Re: 西邊的長詩

文章余學林 » 2008-05-08,1:11 pm

 

幸運地得到共鳴,是我的榮幸。這首作品很自然地走向我,我也就順勢地寫了出來,不然這麼長,我自己都嚇了一跳呢。

祝好。
余學林
雙語詩版主
 
文章: 412
註冊時間: 2004-10-04,6:20 pm


回到 「分行詩」第一版:〈中短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0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