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詩

圖檔限發表11行~40行的詩作。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

版主: 袁丞修, 季閒, 冰夕, 阿武, 寧靜海, 劉曉頤, 曾美玲, 周忍星, 沐沐, 葉子鳥, 蘇家立, 邱逸華, 游鍫良, 卡夫

版面規則
一、請勿發表抄襲、盜用、模仿之詩文;所貼詩文之文責,由作者自行負責。
二、作品創作自由,任何形式及內容的詩作均可以,唯在本論壇發表時請選適合的版區。
三、評論自由,褒貶均可以,但請針對作品評論,若是負面的批評,請勿扯上作者人身,而作者不得拒絕作品被批評。
四、發表即認同作品留存本論壇,不得要求刪除,並同意由本社刊載於刊物中。
五、請用新式標點符號。《 》用於書名,〈 〉用於詩文題目。
六、本版(中短詩)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作品(不得由數首小詩組合),並限發表11~40行以內的詩作,或是10行內而總字數超過100字者,均符合本版作品規則。不符合者,請另選其他詩版發表
七、由於本版發表量大,回帖限在兩個月內所發表的作品,請勿翻找陳年舊作品回帖。

悲詩

文章陳若詰 » 2009-11-17,9:03 pm

 

我看見老農夫甩著鐵鞭,不停虐打一隻偷了果實的兔子
寒風颯颯,青蛙跳到了溺死他的井
男人忙著用狙擊手的眼睛對準逃跑的女郎

白色的教會有一扇窗關了一扇窗盯著我們
路邊的異教徒偷教如何在蘋果樹下烤一尾蛇
雷聲爬到了獨居老人的枕邊引來了暴雨
闔上的眼睛最後看到的是妻子搖著他說快點醒來
死神與愛神便這麼全裸的在床下笑了

而這個世界還在美麗的籠子裡,眾人在眼淚裡
等待流星落下的人在失眠的夜中
說:上帝給的夢從來沒有一場擁有神蹟
我不是歌誦的玫瑰
是朵多刺的誤解

漂鳥社 http://www.wretch.cc/blog/fop13579
陳若詰
卸任版主
 
文章: 1406
註冊時間: 2004-11-05,8:01 pm
來自: 自由

Re: 悲詩(刪一個字)

文章陳若詰 » 2009-11-18,2:15 pm

 

我看見老農夫甩著鐵鞭,不停虐打一隻偷了果實的兔子
寒風颯颯,青蛙跳到了溺死他的井
男人忙著用狙擊手的眼睛對準逃跑的女郎

白色的教會有一扇窗關了一扇窗盯著我們
路邊的異教徒偷教如何在蘋果樹下烤一尾蛇
雷聲爬到了獨居老人的枕邊引來了暴雨
闔上的眼睛最後看到的是妻子搖著他說快醒來
死神與愛神便這麼全裸的在床下笑了

而這個世界還在美麗的籠子裡,眾人在眼淚裡
等待流星落下的人在失眠的夜中
說:上帝給的夢從來沒有一場擁有神蹟
我不是歌誦的玫瑰
是朵多刺的誤解

漂鳥社 http://www.wretch.cc/blog/fop13579
陳若詰
卸任版主
 
文章: 1406
註冊時間: 2004-11-05,8:01 pm
來自: 自由

Re: 悲詩

文章葉子鳥 » 2009-11-18,9:54 pm

 

似乎具備了小說詩的雛型
有故事性

葉子鳥試讀
葉子鳥
論壇站長
 
文章: 5806
註冊時間: 2004-04-09,7:16 pm

Re: 悲詩(刪一個字)

文章莊仁傑 » 2009-11-18,10:03 pm

 

陳若詰 寫:我看見老農夫甩著鐵鞭,不停虐打一隻偷了果實的兔子
寒風颯颯,青蛙跳到了溺死他的井
男人忙著用狙擊手的眼睛對準逃跑的女郎

白色的教會有一扇窗關了一扇窗盯著我們
路邊的異教徒偷教如何在蘋果樹下烤一尾蛇
雷聲爬到了獨居老人的枕邊引來了暴雨
闔上的眼睛最後看到的是妻子搖著他說快醒來
死神與愛神便這麼全裸的在床下笑了

而這個世界還在美麗的籠子裡,眾人在眼淚裡
等待流星落下的人在失眠的夜中
說:上帝給的夢從來沒有一場擁有神蹟




蠻喜歡這首!
如果用電影的語言解釋這作品給我的感覺
那應該是不斷使用高速簡接片段組合所呈現的畫面
也有那麼一點姜文《太陽照常升起》夢幻輪迴的況味
攪散了記憶與現實、幻想與理念而且饒富故事性
這種剪輯與拼貼的方式或許時常多見
但要融洽、簡約而有韻味,則就難得

推薦至頂
莊仁傑
論壇總版主‧兼分行詩版主
 
文章: 1130
註冊時間: 2005-10-18,1:29 am

Re: 悲詩

文章冰夕 » 2009-11-18,10:24 pm

 


 若我記性沒錯,若詰還非常年輕,但能此般耕深人性創作方向,委實不易的
 屢見洞察社會諸多現象的遞現關注人本
 筆觸刻骨且在斧痕與刺針剔除後,動容以情的聲納往往更抽隱人心肺腑。
頭像
冰夕
創作區總版主‧兼分行詩版主
 
文章: 6463
註冊時間: 2003-06-20,2:52 am
來自:  冰

Re: 悲詩

文章陳若詰 » 2009-11-19,2:45 am

 

葉子鳥:

原來這已經有小說詩的影子了!我創作的時候並沒有刻意呢,這或許也是晚輩的一個創作方向,謝謝您

莊仁傑:

謝謝您的喜歡,這首是若詰比較嘗試性的作品,不過晚輩自己也有點喜歡這篇拙作,會更加努力的!

冰夕:

由於若詰雖然年紀很輕,才21歲,不過感觸卻是越來越多,心裡面的一些憤慨也只能從詩宣洩
所以這條道路雖然崎嶇,但還是會盡力走下去!

問好三位前輩
若詰問安



我不是歌誦的玫瑰
是朵多刺的誤解

漂鳥社 http://www.wretch.cc/blog/fop13579
陳若詰
卸任版主
 
文章: 1406
註冊時間: 2004-11-05,8:01 pm
來自: 自由


回到 「分行詩」第一版:〈中短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墨子卿 和 1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