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出差結束後──

圖檔限發表11行~40行的詩作。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

版主: 袁丞修, 季閒, 冰夕, 阿武, 寧靜海, 劉曉頤, 曾美玲, 周忍星, 沐沐, 葉子鳥, 蘇家立, 邱逸華, 游鍫良, 卡夫

版面規則
一、請勿發表抄襲、盜用、模仿之詩文;所貼詩文之文責,由作者自行負責。
二、作品創作自由,任何形式及內容的詩作均可以,唯在本論壇發表時請選適合的版區。
三、評論自由,褒貶均可以,但請針對作品評論,若是負面的批評,請勿扯上作者人身,而作者不得拒絕作品被批評。
四、發表即認同作品留存本論壇,不得要求刪除,並同意由本社刊載於刊物中。
五、請用新式標點符號。《 》用於書名,〈 〉用於詩文題目。
六、本版(中短詩)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作品(不得由數首小詩組合),並限發表11~40行以內的詩作,或是10行內而總字數超過100字者,均符合本版作品規則。不符合者,請另選其他詩版發表
七、由於本版發表量大,回帖限在兩個月內所發表的作品,請勿翻找陳年舊作品回帖。

台灣出差結束後──

文章博弈 » 2010-05-19,6:15 am

 

台灣出差結束後──

1.

一地•信件•浮露•海島
空投竊據門後的拖鞋江山
噢,中山路真的存在
人名之外
還有地名
還有在那裡的寫信的
共謀 。架上的萬年青
如貓發情,失禮傾斜

2.

孩子是真的,卻叫作Albert 。雖然
喉結變了點,DNA螺旋拉長了些
秉性未變

3.

進客廳時我不意開啟了狗的耳朵
比電還快
它的聲調立刻推翻了一個主義
嗯--狗也不假, 我不是客來到客廳
記起海關問"這趟你去過哪裡?"
(其實他說的是俄式英文)
我說:抱抱明天。(我故意回了美式中文)
他揚起同志之眉 ,蓋下無聊之章──
以口拆封,我把一件禮物給了狗去嗅嗅……
他接著微笑。我說:You too!

4.

昨日之日,未關緊的水龍頭......
我們是水,開門下機......。
打開行李箱
將 你我 泡入浴缸
你…潛沒...我想著
"我還不想拆信──"那能最後驗證
"我到過的是真的"的一個預謀命題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頭像
博弈
卸任版主
 
文章: 5245
註冊時間: 2007-05-04,9:59 am

Re: 台灣出差結束後──

文章鎏光 » 2010-05-19,8:08 am

 

我努力不把文學讀的太政治
卻沒料到這樣的念頭其實也很政治 :wink:

博奕好

兩岸的題目
可說是本世紀最複雜的一個民族項目之一
我們身在這樣一個漩渦裡
對自我認同來說
是混淆
是對抗
是逐步融合?
也可能是漸次疏離
未來之事不可說
儘管我對祖國這樣的辭彙與方向永遠背道而馳
但從指間的角度來看
對我們來說
是一種擠滿衝突的幸福

所以我們不管走到什麼地方都能感受到各自立場以外的刺痛
透過網路在空中交火
也經由詩行
對彼此指控
有人來到台灣寫下台灣出差結束後
期望哪天
也能讀到一首那天出差到中國
兩相比照對映下
就能留下詩超越國家意識而激盪出的美麗影蹤

有感,問好
我是鎏光
謠言箱箱塞滿,在每座清逸的別都
開罌粟的花
汝胸前永不回頭的奔騰
是予我們
最嚴厲的責難

鎏光異彩,纖容盈華;無上聲色,黧睫傳香。
頭像
鎏光
現任版主
 
文章: 695
註冊時間: 2005-06-21,8:16 pm
來自: 赤道

Re: 台灣出差結束後──

文章博弈 » 2010-05-19,5:46 pm

 

鎏光好.

很久前已寫過類似'出差到中國'題目的記事詩.
風土文化之外, 我不再對大陸感興趣. 自2007
大連市政府詐騙外資後, 我也不再在大陸投資.


你我都是行李箱, 裡面裝了些有用的,沒有的事物吧.
這也是個即筆. '中山路' 應該改為'中山'二字就好.

政治或許是到過台灣的華人(請原諒我用這樣的字眼)
都回帶回行李箱的樣東西(拜媒體之賜), 但在這詩裡
不是主軸(謝天謝地), 再看這詩被政治的下意識影響
了確實不假(我並不知情哦), 1,4 段似乎較明顯, 2,3
段就不是了. 文描述回到家後的一個華人的心理狀態.

在對周遭眾多的懷疑理(中山的真假;包含給自己寫信),
似乎狗最真實, 而且驚醒的; 其他的在'懷理論'下都有些
薄弱, 出差後, 時差後的精神狀態易進入偏執的唯我論.
'孫中山是不是真的'(語帶諷刺了), 在知識論上是可以作
哲學辯論的. 現實裡, 我的了解, 在台灣, 馬路名, 學校
名等都存在, 在大陸, 有一年他是中國的國父, 有一年,
他是近代農名革命家, 那樣地出現在天安門廣場.

有一段和人談狗的消遣文字, 也順便帖一下, 純粹談狗哦.
不要聯想.

台灣土狗在大陸好不好賣? (可能是個商機)

我是說純種的台灣土狗, 有個朋友想在那兒賣賣看.

但是又有報紙說, 最純的台灣土狗被收養培植在日本,
價錢還挺高. 這些狗, 請都請不回台灣.

台灣的街路上現在我也常見有秋田狗. 大陸倒還沒見到,
可能都不出門吧.

北京狗的價錢, 在日本市場並不好, 也很奇怪. 我覺得
北京狗很八面玲瓏的.

我家裡養著美國狗, 昨天才買了兩個口罩, 亂叫的時候
就讓它看看. 他也能聽懂幾句國語, 這趟本想把它帶到
日本旅遊, 就是檢疫麻煩又怕狗語言有祖國, 不是世界
通用的, 還得用當地的狗語言, 缺了個狗翻譯, 也很麻煩.

養狗不易啊!
(在不斷的審醜裡終將建立起新的審美)
頭像
博弈
卸任版主
 
文章: 5245
註冊時間: 2007-05-04,9:59 am

Re: 台灣出差結束後──

文章冰夕 » 2010-05-19,7:24 pm

 


 狗日子結束出差後,自嘲多於深思接軌國際觀,此血淚汗多於自嘲的哈哈鏡、照妖權
 也照肝膽
 擺尾於秋冬寒暖生計亦為五斗米折腰箇中酸楚而奔勞
 字字介於兩難的斟酌
 深怕一句失言
 愛國衛家者成了引爆彈...閱罷,不歎也難;人字好說,難為丹心狗日子

 冰夕閱感。推薦置頂


博弈 寫:台灣出差結束後──

1.

一地•信件•浮露•海島
空投竊據門後的拖鞋江山
噢,中山路真的存在
人名之外
還有地名
還有在那裡的寫信的
共謀 。架上的萬年青
如貓發情,失禮傾斜

2.

孩子是真的,卻叫作Albert 。雖然
喉結變了點,DNA螺旋拉長了些
秉性未變

3.

進客廳時我不意開啟了狗的耳朵
比電還快
它的聲調立刻推翻了一個主義
嗯--狗也不假, 我不是客來到客廳
記起海關問"這趟你去過哪裡?"
(其實他說的是俄式英文)
我說:抱抱明天。(我故意回了美式中文)
他揚起同志之眉 ,蓋下無聊之章──
以口拆封,我把一件禮物給了狗去嗅嗅……
他接著微笑。我說:You too!

4.

昨日之日,未關緊的水龍頭......
我們是水,開門下機......。
打開行李箱
將 你我 泡入浴缸
你…潛沒...我想著
"我還不想拆信──"那能最後驗證
"我到過的是真的"的一個預謀命題


鎏光 寫:我努力不把文學讀的太政治
卻沒料到這樣的念頭其實也很政治 :wink:

博奕好

兩岸的題目
可說是本世紀最複雜的一個民族項目之一
我們身在這樣一個漩渦裡
對自我認同來說
是混淆
是對抗
是逐步融合?
也可能是漸次疏離
未來之事不可說
儘管我對祖國這樣的辭彙與方向永遠背道而馳
但從指間的角度來看
對我們來說
是一種擠滿衝突的幸福

所以我們不管走到什麼地方都能感受到各自立場以外的刺痛
透過網路在空中交火
也經由詩行
對彼此指控
有人來到台灣寫下台灣出差結束後
期望哪天
也能讀到一首那天出差到中國
兩相比照對映下
就能留下詩超越國家意識而激盪出的美麗影蹤

有感,問好
我是鎏光



博弈 寫:鎏光好.

很久前已寫過類似'出差到中國'題目的記事詩.
風土文化之外, 我不再對大陸感興趣. 自2007
大連市政府詐騙外資後, 我也不再在大陸投資.


你我都是行李箱, 裡面裝了些有用的,沒有的事物吧.
這也是個即筆. '中山路' 應該改為'中山'二字就好.

政治或許是到過台灣的華人(請原諒我用這樣的字眼)
都回帶回行李箱的樣東西(拜媒體之賜), 但在這詩裡
不是主軸(謝天謝地), 再看這詩被政治的下意識影響
了確實不假(我並不知情哦), 1,4 段似乎較明顯, 2,3
段就不是了. 文描述回到家後的一個華人的心理狀態.

在對周遭眾多的懷疑理(中山的真假;包含給自己寫信),
似乎狗最真實, 而且驚醒的; 其他的在'懷理論'下都有些
薄弱, 出差後, 時差後的精神狀態易進入偏執的唯我論.
'孫中山是不是真的'(語帶諷刺了), 在知識論上是可以作
哲學辯論的. 現實裡, 我的了解, 在台灣, 馬路名, 學校
名等都存在, 在大陸, 有一年他是中國的國父, 有一年,
他是近代農名革命家, 那樣地出現在天安門廣場.

有一段和人談狗的消遣文字, 也順便帖一下, 純粹談狗哦.
不要聯想.

台灣土狗在大陸好不好賣? (可能是個商機)

我是說純種的台灣土狗, 有個朋友想在那兒賣賣看.

但是又有報紙說, 最純的台灣土狗被收養培植在日本,
價錢還挺高. 這些狗, 請都請不回台灣.

台灣的街路上現在我也常見有秋田狗. 大陸倒還沒見到,
可能都不出門吧.

北京狗的價錢, 在日本市場並不好, 也很奇怪. 我覺得
北京狗很八面玲瓏的.

我家裡養著美國狗, 昨天才買了兩個口罩, 亂叫的時候
就讓它看看. 他也能聽懂幾句國語, 這趟本想把它帶到
日本旅遊, 就是檢疫麻煩又怕狗語言有祖國, 不是世界
通用的, 還得用當地的狗語言, 缺了個狗翻譯, 也很麻煩.

養狗不易啊!
頭像
冰夕
創作區總版主‧兼分行詩版主
 
文章: 6432
註冊時間: 2003-06-20,2:52 am
來自:  冰

Re: 台灣出差結束後──

文章鎏光 » 2010-05-20,8:36 am

 

博奕兄好

您的回覆真摯與內涵兼具
相較起來
我感到慚愧了

一切都是真的
但背後的歷史記憶大都是假的
我們所知道的想必與你們了解的有所出入
但說不準
這一切的歸屬也都是假的

跳開這所有吧
在大環境的情結下我們懷疑起每個可能的單純指涉
不過至少
讀詩時的情感揮發
讓我們可以感覺曾經有一段歷史在我們心中活著
給了我們更多元的創作面向

學習並問好
我是鎏光
謠言箱箱塞滿,在每座清逸的別都
開罌粟的花
汝胸前永不回頭的奔騰
是予我們
最嚴厲的責難

鎏光異彩,纖容盈華;無上聲色,黧睫傳香。
頭像
鎏光
現任版主
 
文章: 695
註冊時間: 2005-06-21,8:16 pm
來自: 赤道


回到 「分行詩」第一版:〈中短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