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十九世纪的梦

圖檔限發表11行~40行的詩作。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

版主: 沐沐, 季閒, 冰夕, 阿武, 劉曉頤, 米米, 寧靜海, 周忍星, 曾美玲, 葉子鳥, 游鍫良, 卡夫, 蘇家立

版面規則
一、請勿發表抄襲、盜用、模仿之詩文;所貼詩文之文責,由作者自行負責。
二、作品創作自由,任何形式及內容的詩作均可以,唯在本論壇發表時請選適合的版區。
三、評論自由,褒貶均可以,但請針對作品評論,若是負面的批評,請勿扯上作者人身,而作者不得拒絕作品被批評。
四、發表即認同作品留存本論壇,不得要求刪除,並同意由本社刊載於刊物中。
五、請用新式標點符號。《 》用於書名,〈 〉用於詩文題目。
六、本版(中短詩)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作品(不得由數首小詩組合),並限發表11~40行以內的詩作,或是10行內而總字數超過100字者,均符合本版作品規則。不符合者,請另選其他詩版發表
七、由於本版發表量大,回帖限在兩個月內所發表的作品,請勿翻找陳年舊作品回帖。

一个十九世纪的梦

文章馮冬 » 2018-04-18,7:18 pm

 

我坐马车来,坐马车离开

一家挂满琥珀的“东方旅馆”
一排挡住视线的乌木念珠

外面,波德莱尔大街车马轰鸣
几个醉汉扛着罐子

相互搀扶,摔倒,搀扶
襁褓里的二十世纪

几个蓄胡子的绅士掀开帘子进来
用放大镜看墙上的心

我看见自己签下“凡尔纳”
告诉自己,一定要记得

离开这腐朽的大陆
于是我起身寻找一个女人

坠入鸦片之乡,一个琥珀色房间
堆满各类东方式

香气四溢的小玩意,我盯着盯着
就失去了知觉,梦见凡尔纳

从热气球上俯瞰世界
一个中国人在中国遭受三次苦难

每一次化险为夷,但这个故事不是真的
一定有人闯入了他的梦

房间里几个骷髅发出微光
那女人不见了,几根头发残留沙发上

我挣扎着要醒来,数着指头
看见凡尔纳走入那门

窗外是淅淅沥沥的波德莱尔大街
那女人回来了,她要我结一笔琥珀色的账
馮冬
戲詩家
 
文章: 216
註冊時間: 2014-03-21,4:21 pm

Re: 一个十九世纪的梦

文章沐沐 » 2018-04-18,11:03 pm

 

看似奇幻的故事
偷偷孕著些許哲思

筆法相當流暢自然
說是詩
也是一齣讓人回韻無窮的戲曲

推薦置頂
沐沐
分行詩版主
 
文章: 32
註冊時間: 2017-03-05,3:22 pm

Re: 一个十九世纪的梦

文章馮冬 » 2018-04-23,9:29 pm

 

这诗各部分之间仍是梦一般的关联——东方主义者的梦。
馮冬
戲詩家
 
文章: 216
註冊時間: 2014-03-21,4:21 pm


回到 「分行詩」第一版:〈中短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8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