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画眉之死

圖檔限發表11行~40行的詩作。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

版主: 袁丞修, 季閒, 冰夕, 阿武, 劉曉頤, 米米, 寧靜海, 周忍星, 曾美玲, 沐沐, 葉子鳥, 游鍫良, 卡夫, 蘇家立

版面規則
一、請勿發表抄襲、盜用、模仿之詩文;所貼詩文之文責,由作者自行負責。
二、作品創作自由,任何形式及內容的詩作均可以,唯在本論壇發表時請選適合的版區。
三、評論自由,褒貶均可以,但請針對作品評論,若是負面的批評,請勿扯上作者人身,而作者不得拒絕作品被批評。
四、發表即認同作品留存本論壇,不得要求刪除,並同意由本社刊載於刊物中。
五、請用新式標點符號。《 》用於書名,〈 〉用於詩文題目。
六、本版(中短詩)每位作者每日限發表一首作品(不得由數首小詩組合),並限發表11~40行以內的詩作,或是10行內而總字數超過100字者,均符合本版作品規則。不符合者,請另選其他詩版發表
七、由於本版發表量大,回帖限在兩個月內所發表的作品,請勿翻找陳年舊作品回帖。

野画眉之死

文章影子鸟 » 2018-05-20,8:20 pm

 

《野画眉之死》

初夏的小叶榕遮天蔽日
低矮的枝杈上。一只精致的鸟笼
正对峙着,水电站无聊的时光
笼中的金画眉,是我的喻体
在禁锢的逻辑里:一个无辜的囚犯
能让另一个无辜的囚犯来平衡
黑色的笼衣才刚掀开一角
它便开始了一天的鸣唱——
“笼中的粮食是我的”
“笼外的山水也是我的”
歌声直接传递的欢愉情绪
无需额外解读。至少
我们还有臆想的权利和自由
“久禁囹圄,囹圄就是宫殿”
谁也不能阻止我们凌云,翱翔
于纯度更高的蓝上。
笼外的野画眉,是我的另一个喻体
我一直想拥有它,它也未曾远去
在我生息范围,重建了一个
小小的王国,并伺机以反扑——
“竟有如此恶心的歌颂之辞”
“必须撕碎这个荒谬的鼓噪者”
它从明媚处冲入了浓阴
像一片燃烧的木屑掉入黑暗
去焚烧一截腐烂的木头
不幸的是:它竟然卡在了笼门缝上
被我轻易活捉
我试图驯服这个喻体
让物体消除影子,肉体摆脱灵魂
我把它关在最贵的笼子里
喂它最好的小米和虫子
但第二天早晨,我发现——
它头上、身上全是血
笼条有碰撞痕迹,笼底羽毛散落
鸟食和水,丝毫未见减少
它一动不动。而晨光清澈透明
微风中残余着振翅的频率
影子鸟
尊詩家
 
文章: 559
註冊時間: 2013-01-14,6:11 pm

Re: 野画眉之死

文章6B筆 » 2018-05-21,9:00 pm

 

在禁锢的逻辑里:一个无辜的囚犯

籠和鳥、牢獄和囚犯、禁錮和自由,這樣的比擬,難翻出新意。
雖然詩中的敘述有序,但也只是直線進行,創意較不足。
淺見,請包容。謝謝。
6B筆
編選小組
 
文章: 1996
註冊時間: 2003-08-22,5:18 pm
來自: 意象轟趴密室

Re: 野画眉之死

文章季閒 » 2018-05-21,9:08 pm

 

習慣於被豢養的,比較能隨遇而安,慣於自由者,或許會"不自由勿寧死"。

此詩複雜的意象似乎與"詩句是精煉的語言"有違,尤其一再出現的"喻體",反而讓人讀詩有隔。建議全詩可再精簡。

季閒試讀 問好 影子鸟
季閒
分行詩版主
 
文章: 305
註冊時間: 2015-07-28,10:01 pm

Re: 野画眉之死

文章影子鸟 » 2018-05-24,7:54 pm

 

6B筆 寫:在禁锢的逻辑里:一个无辜的囚犯

籠和鳥、牢獄和囚犯、禁錮和自由,這樣的比擬,難翻出新意。
雖然詩中的敘述有序,但也只是直線進行,創意較不足。
淺見,請包容。謝謝。

谢谢指导,问好!
影子鸟
尊詩家
 
文章: 559
註冊時間: 2013-01-14,6:11 pm

Re: 野画眉之死

文章影子鸟 » 2018-05-24,7:55 pm

 

季閒 寫:習慣於被豢養的,比較能隨遇而安,慣於自由者,或許會"不自由勿寧死"。

此詩複雜的意象似乎與"詩句是精煉的語言"有違,尤其一再出現的"喻體",反而讓人讀詩有隔。建議全詩可再精簡。

季閒試讀 問好 影子鸟

谢谢季閒,夏安!
影子鸟
尊詩家
 
文章: 559
註冊時間: 2013-01-14,6:11 pm


回到 「分行詩」第一版:〈中短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